传播国学经典

养育华夏儿女

当柳永邂逅纳兰性德 美得令人心醉

作者:佚名 亚博娱乐官网注册送18词鉴赏 来源:网络

他是屡试不第的游子,他是富贵之家的长子;他终日流连花街柳巷,他一生痴情却都未得善果;他于穷困潦倒中与世长辞,他于郁郁寡欢中早夭。他们却都在写词上有很高的造诣,跨越七百年的时光,当柳永邂逅纳兰性德,谁的词更令你怦然心动?

《定风波·自春来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自春来、惨绿愁红,芳心是事可可。

日上花梢,莺穿柳带,犹压香衾卧。

暖酥消,腻云亸。终日厌厌倦梳裹。

无那。恨薄清一去,音书无个。

早知恁么。悔当初、不把雕鞍锁。

向鸡窗、只与蛮笺象管,拘束教吟课。

镇相随,莫抛躲。针线闲拈伴伊坐。

和我。免使年少,光阴虚过。

《木兰词·拟古决绝词柬友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人生若只如初见, 何事秋风悲扇。

等闲变却故人心, 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骊山语罢清宵半, 泪雨零铃终不怨。

何如薄幸锦衣郎, 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这世间有痴情女就有薄情郎,初见时的倾心,相恋时的甜蜜,在女子被抛弃后,都化成了一柄利剑,刺伤女子的心,让她日日年年痛不欲生,把光阴虚度。

《蝶恋花·伫倚危楼风细细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

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。

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

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《浣溪沙·谁念西风独自凉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谁念西风独自凉?

萧萧黄叶闭疏窗。

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
被酒莫惊春睡重,

赌书消得泼茶香。

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柳永与纳兰,一个伤春,一个悲秋,皆因所思之人不在身边,一切景语皆情语,所爱之人未陪伴左右,纵然景色依旧,看着也觉得冷落凄凉了。

《八声甘州·对潇潇暮雨洒江天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

渐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。

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休。

惟有长江水,无语东流。

不忍登高临远,望故乡渺邈,归思难收。

叹年来踪迹,何事苦淹留。

想佳人妆楼颙望,误几回、天际识归舟。

争知我,倚栏杆处,正恁凝愁!

《长相思·山一程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山一程,水一程,

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
风一更,雪一更,

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无论身在何方,故乡总是我们不能忘却的存在,它是情怀,它是牵挂,它是归处,不管是浪迹天涯的游子,还是驻守边关的将士,总会在登高临远、夜深人静时想起那成长的地方。

《雨霖铃·寒蝉凄切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

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

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!

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
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《画堂春·一生一代一双人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

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?

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

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

柳永与纳兰俱是多情人,多情总被多情累,离别苦,相思苦,心爱之人不在身边,大好年华,万般美景,又有什么意思呢,不过是徒增悲伤罢了。

《少年游·长安古道马迟迟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长安古道马迟迟,高柳乱蝉嘶。

夕阳鸟外,秋风原上,目断四天垂。

归云一去无踪迹,何处是前期?

狎兴生疏,酒徒萧索,不似少年时。

《浣溪沙·残雪凝辉冷画屏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残雪凝辉冷画屏,

落梅横笛已三更,

更无人处月胧明。

我是人间惆怅客,

知君何事泪纵横,

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柳永一生不得重用,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;纳兰出生高贵,生来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可家族滔天的权势让他只能匍匐于皇权之下,身不由己地成为皇帝和自己父亲政治较量的牺牲品,他们回望这一生,抱负与感情全部落空,自是惆怅不已。

《竹马子·登孤垒荒凉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登孤垒荒凉,危亭旷望,静临烟渚。

对雌霓挂雨,雄风拂槛,微收烦暑。

渐觉一叶惊秋,残蝉噪晚,素商时序。

览景想前欢,指神京,非雾非烟深处。

向此成追感,新愁易积,故人难聚。

凭高尽日凝伫。赢得消魂无语。

极目霁霭霏微,暝鸦零乱,萧索江城暮。

南楼画角,又送残阳去。

《清平乐·凄凄切切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凄凄切切,惨淡黄花节。

梦里砧声浑未歇,那更乱蛩悲咽。

尘生燕子空楼,抛残弦索床头。

一样晓风残月,而今触绪添愁。

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,秋日的肃杀之气让人顿生愁绪,柳永和纳兰本就是悲伤孤寂之人,又怎逃得过秋的感伤,于是便有了这许多离愁别恨之语。

《满江红·暮雨初收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暮雨初收,长川静、征帆夜落。

临岛屿、蓼烟疏淡,苇风萧索。

几许渔人飞短艇,尽载灯火归村落。

遣行客、当此念回程,伤漂泊。

桐江好,烟漠漠。

波似染,山如削。

绕严陵滩畔,鹭飞鱼跃。

游宦区区成底事,平生况有云泉约。

归去来、一曲仲宣吟,从军乐。

《蝶恋花·又到绿杨曾折处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又到绿杨曾折处,

不语垂鞭,踏遍清秋路。

衰草连天无意绪,

雁声远向萧关去。

不恨天涯行役苦,

只恨西风,吹梦成今古。

明日客程还几许,

沾衣况是新寒雨。

柳永一生漂泊,纳兰容若因是御前侍卫也常随皇帝出巡,由此便都生出几分羁旅之愁,不同的是,柳永更多的是对于游宦生涯的厌倦,纳兰则是对于旧日亲友的思念

《双声子·晚天萧索》

【宋代】柳永

晚天萧索,断蓬踪迹,乘兴兰棹东游。

三吴风景,姑苏台榭,牢落暮霭初收。

夫差旧国,香径没、徒有荒丘。

繁华处,悄无睹,惟闻麋鹿呦呦。

想当年、空运筹决战,图王取霸无休。

江山如画,云涛烟浪,翻输范蠡扁舟。

验前经旧史,嗟漫载、当日风流。

斜阳暮草茫茫,尽成万古遗愁。

《蝶恋花·出塞》

【清代】纳兰性德

今古河山无定据,

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

满目荒凉谁可语?

西风吹老丹枫树。

从来幽怨应无数?

铁马金戈, 青冢黄昏路。

一往情深深几许?

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
柳永和纳兰均以词风婉约出名,却很少有人关注他们词风豪放的一面,上面两首词都是怀古咏史诗,一说勾践夫差,一说昭君出塞,却都有对战争、权利的感慨,你争我夺,到头来不还是山河依旧,物是人非。

关键词:柳永,纳兰性德,亚博娱乐官网注册送18词

相关阅读
你可能喜欢
用户评论
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最新推荐

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:33670928

Copyright ? 2016-2019 Www.GuoXueMe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国学梦 版权所有

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:[email?protected]